首页  > 工作动态 > 国际合作

外逃22年职务犯罪嫌疑人彭惠忠落网

每天都在恐惧中度过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1-01-08 06:00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王卓

  2020年12月21日,冬至。

  夜幕下的高铁无锡东站,寒意袭人。19时51分,5号站台G1510次列车的旅客步履匆匆。一个面容憔悴的男子在2名办案人员的押解下,低着头缓慢走出站台。

  他叫彭惠忠,外逃22年后被抓捕归案,成为江苏省无锡市纪检监察机关追回外逃时间最长的职务犯罪嫌疑人。

  彭惠忠曾任无锡中视影视基地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1998年12月,因涉嫌贪污犯罪出逃。2001年7月,被上网追缉。监察体制改革后,该案由无锡市纪委监委牵头负责。

  “因为我会说俄语,就选择往黑龙江那边跑。”彭惠忠曾认为只要到了俄罗斯,就有了自由,可以和朋友合伙做生意赚钱,过不了几年就会东山再起。

  然而,事与愿违。初到俄罗斯,人生地不熟,让彭惠忠难以适应;不敢联系家人,失去家庭的精神慰藉,更让他接近崩溃。为了生存,彭惠忠在满洲里、漠河的中俄边境口岸做起了“倒爷”,可好景不长,生意越来越难做,只够勉强糊口,最终他选择潜回国内。

  一路向南,彭惠忠在河北、河南、湖南、江西等地,靠干苦力活潜逃藏匿,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了漫长的22年。

  “这22年来,对彭惠忠的追逃追赃工作从未停止。”无锡市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孙英说,“在中央和江苏省追逃办的指导下,我们成立工作专班开展综合研判,特别是在疫情防控期间坚持追逃不松劲、工作不断档,专案组重新梳理当年案发情况,通过对彭惠忠家人的走访调查,全方位查找他藏身的‘蛛丝马迹’。”

  经过综合分析,工作专班认为彭惠忠可能潜回境内活动,遂将视线转向国内,拟定了以境内摸排为主、境内境外双向用力的工作方案,充分运用大数据分析、人脸识别等技术开展研判。

  2020年12月18日,专案组与江西省九江公安机关协作配合,发现了彭惠忠的踪迹,并顺藤摸瓜,将其一举抓获。

  “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我是过够了,其中的痛苦只有自己能体会到。”落网后彭惠忠哀叹。

  逃到河北涿州农村,早出晚归种蔬菜;窜至河南洛阳郊区,顶着高温当烧窑工;潜入江西九江,靠在农民工市场揽活谋生,搬运、贴瓷砖、砌墙……最近几年,彭惠忠年龄大了,身体每况愈下,揽不到活的情况常有,生活十分窘迫。

  “路上一看见警察或听见警笛声就会心里发虚,都要绕着走。”彭惠忠说,因为怕被警察抓,在九江时,他每到一个县城都不会超过半年。

  办案人员搜查彭惠忠的租住屋时,发现其床头摆放着安眠药。长期的逃亡生活,让彭惠忠备受精神折磨,夜里经常做噩梦被抓,醒来后盯着天花板再也难以入眠。

  追逃追赃的高压态势更加重了他的心理压力。“我在电视里看到不少外逃人员被追回来,看完后觉得外面真的越来越不安全,只敢在住的周边方圆一公里之内活动,不敢到人多的地方去,不断变换住处。”彭惠忠说。

  不是没想过投案自首,彭惠忠的心里一直在激烈斗争。逃亡的日子每天都是煎熬,尤其是到了过年,听到窗外的爆竹声他总会流下眼泪,想家,特别想老母亲……可惜,他始终没有下定决心。

  “回想这22年的外逃生活,真是吃尽苦头。外逃没有出路,被追回是迟早的。”回想当初没早点投案自首,彭惠忠后悔万分。

  “彭惠忠被成功抓捕归案,是我们坚持有逃必追、一追到底的必然结果。”无锡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王唤春表示,将在中央和省追逃办的统一指挥下,统筹各方力量,内外“合围”、织密“天网”,持续挤压外逃人员生存空间,彻底击碎外逃人员“贪了就跑,一跑就了”的幻想。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