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作动态 > 国际合作

金融领域职务犯罪嫌疑人邹文海的外逃人生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21-01-10 06:01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陆丽环

  2020年10月12日,金融领域职务犯罪嫌疑人邹文海乘坐从境外飞往上海的航班到达浦东机场,结束了27年的逃亡生活。

  1987年12月,22岁的邹文海成为工商银行浙江青田支行温溪办事处的一名职工。看到身边的同龄人出手阔绰、一身名牌,邹文海既羡慕又嫉妒,心里逐渐不平衡起来。1993年12月,身为会计复核员的他,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三十万元后,携带赃款出逃。

  头三年,邹文海选择在国内隐匿。其间,他做过买卖,投入二十多万,都以亏本收场。整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他内心十分惶恐。“每当看见警察就吓得一身冷汗,甚至做梦都梦到被警察追赶。”邹文海在悔过书中写道。1996年,邹文海逃往国外。

  “邹文海行踪隐秘,一直以来落脚点无法确定。”青田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周龙说,自2017年5月,邹文海追逃案转由青田县监委继续办理以来,确定落脚点成为他们的首要目标。

  在浙江省追逃办的协调指导下,丽水市追逃办和青田县纪委监委组织工作专班,成立专案组全力推进邹文海案追逃工作。在国内,专案组前后20余次前往邹文海及其前妻张某户籍所在地温溪镇、贵岙乡走访相关关系人,并协同公安部门开展基础排查,发现邹文海与前妻张某在国外一起生活,并沿着其曾在欧洲某国华人街购买店面的消息搜寻。最终,确定了邹文海的落脚点。

  一边是专案组紧锣密鼓地开展追逃追赃工作,另一边,邹文海在国外过得也并不如意。不仅没有过上他梦想的富足生活,还经常担惊受怕。“工作不好找,还得担心警察上门查身份,房租又昂贵……”加上父亲去世,邹文海作为长子,没能在父亲身边尽孝,这让他一再产生想要回国自首的念头:“过够了国外担惊受怕、东躲西藏的日子。”但因没有足够积蓄退回赃款,加之对国内追逃追赃政策不了解,其回国自首计划只能一再拖延。

  为成功连线邹文海,青田县纪委监委多次走访仍与邹文海保持联系的近亲属,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最终,其一名近亲属答应帮助联系邹文海开展劝返。邹文海思想开始松动,表达了回国意愿。但没过多久,生性多疑的邹文海出现思想反复,并多次反悔。

  青田县纪委监委通过密切关系人联系到邹文海,传递国内法律法规和追逃政策,继续开展劝返工作。但邹文海一再“摇摆”,一度拒绝与中间人联系。2019年12月,在浙江省和丽水市两级追逃办的指导下,专案组调整工作策略,开展对邹文海案的对外执法合作,论证启动缺席审判程序,通过法律手段达到“以追促返”的效果。

  2020年年初,全球暴发新冠肺炎疫情。这给海外追逃追赃工作带来影响的同时,也带来了契机。

  “青田县是著名侨乡,海外华侨多。当地很多侨民缺少防疫物资,我们就通过他们给邹文海寄去了口罩、中药等防疫物品。”周龙介绍,通过“以侨为桥”送物资,让邹文海感到非常暖心,他的思想再次开始松动。

  2020年8月,为进一步确认国内对于外逃人员的政策,邹文海联系到在国内的初中同学打探消息。进一步确认追逃追赃相关法律政策后,最终放下戒备,决定回国投案。

  “邹文海订了回国的机票!”追逃专案组成员、青田县纪委监委第一监督检查室主任郭兵回忆,收到消息后,专案组抓紧做好后续的对接和准备。

  2020年10月27日,经过14天隔离,在嘉兴市隔离点,邹文海向专案组投案。在回青田的路上,邹文海看着窗外的风景,感慨万千:“没想到祖国的变化、家乡的变化这么大!”“我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迷失了二三十年!”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不管逃多远、多久,终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放弃侥幸心理,主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才是正途。”邹文海在悔过书中写道。

Baidu
sogou